张扣扣事件: 一个垃圾女人和六个男人的人生悲剧

张扣扣事件: 一个垃圾女人和六个男人的人生悲剧

张父张福如张母不仅毁了自己的儿子,也害了自己的丈夫张福如。

老婆性格不好,与人吵架被打死。

一个男人中年丧妻,一手拉扯两个孩子,够辛苦了,在老年时,唯一的儿子也因为报仇杀人被判死刑。

中年孤独,老年更孤独无依,这一切悲剧源头就是张母。

不作死就不会死!说的就是张母这种人!07.我们再看看王家。

王家本来是值得乡邻羡慕的人家,三个儿子,已经有两个考上了中专,跳出了农门,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专学历还是很吃香的。

三儿子正准备上高中,不出意外,三儿子也应该可以考取大中专继续深造。

但就因为一个偶然,王家所有人的命运都被改变了。

本来,王家的三个儿子都是读书人,基本都会跳出农门吃国家饭,但是就在那个夏天,他们的命运却与一个农村“泼妇”发生了交集。

就因为张母主动挑衅,王家的二儿子血气方刚,没有吸取“好男不跟女斗”的古训,没有克制自己的情绪远离垃圾人,而是主动迎战,进而给自己全家埋下大祸。

顾雏军案宣判被杀研究生案宣判 图-1

王家三儿子王正军不用说了,因为那个夏天的“偶然”,命运被彻底被改写了。

一时激愤失手打死了张母,不仅高中上不成了,大学考不成,还被劳动教养几年。

出狱后,也不敢回老家,长期在外打工谋生,与人合伙办厂连续亏损,多次通过父兄向亲朋好友借债,欠下巨额外债,结了婚又离了婚。

被杀害后,幸存的二哥想联系他的前妻女儿都无从下手,老家家人从没有见过三儿子王正军的前妻及女儿,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结婚离婚,可见王家兄弟平时生活多么疏离,生活状况多么压抑。

王家大儿子是三个里面混得最好的,中专毕业二十多年,刚刚混成风景区管委会主任,正科级,却在47岁的年纪不幸被邻居杀害。

缘由就是二十二年前兄弟与一位垃圾性格女人的“偶然“冲突。

无人车致死案宣判被杀研究生案宣判 图-2

虽然王家二儿子王富军在二十二年后侥幸躲过,捡回一命,但是他的人生从那时已经被改变了。

此前他过得一直并不如意,经济条件不好,还离了婚,被杀死的三弟的一些债务是以他的名义帮忙借的,他不仅要背负金钱的巨额债务(他的工资只有3000元),还要背负父亲兄弟惨死的心理创伤和长期自责:如果二十二岁那年,自己忍住一时之气,退一步海阔天空,就不会有家族的悲剧劫难!据王家二儿子王富军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说,自从1996年的张母致死事件后,王家兄弟从来都没有一起回老家齐聚过,平时相互之间也是很少联系。

王家兄弟都是各自偶尔回老家看一下父母,然后当天晚上匆匆离开,二十多年,王家的三个儿子都提防张家的报复,都生活在恐惧和阴影中。

王家父亲王自新就更不用说了,由于那场“偶然”冲突,也由于作为父亲的他没有及时制止自己儿子的“气盛”,不仅使自己的小儿子坐牢,家庭也长期处于压抑中,家人长期处于担心被报复的煎熬中,儿子们生活得并不如意(两个儿子离婚,小儿子还欠下巨额外债),71岁时不仅自己死于非命,家庭几乎被灭门。

顾雏军案宣判被杀研究生案宣判 图-3

张扣扣家可以说,张扣扣事件就是一位垃圾女人引发的六个男人、两个家族的悲剧故事。

这个故事的唯一教训就是告诉人们:尽量远离垃圾人。

这才是这个事件值得人们警惕讨论的地方。

网上舆论引导那么多的关于正义、关于为母复仇,关于歌颂张扣扣为义薄云天的英雄,关于司法腐败、关于仇官、仇富、仇恶霸……这些与这个案件本身无关,如果你真正了解了事实真相的话。

天一案二审未宣判被杀研究生案宣判 图-4

为什么这个事件从年初一直到年底判决,一直持续发酵,许多人对真实事实视而不见,而是群情激愤地引向司法不公,引向体制,笔者只能说,要么有的人是别有用心“推墙”,要么就是真的不去了解真相而人云亦云。

如果这篇文章能对以后类似议题起一些抛砖引玉的作用,使大众以后能不被舆论简单操控,而是多一些理性思考与客观评价,将不甚快慰!。

本来我对张扣扣事件不感兴趣,因为年初事件刚爆出来后,已了解了事件的真实细节,觉得把张扣扣当做义士和英雄来歌颂完全是混淆是非,或者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带节奏、把舆论引向对司法与体制的不满,当然,也有许多人(包括一些自媒体人)是对真实细节不太了解人云亦云的缘故。

前几天曾一直犹豫要不要就这事件写一篇与大多数舆论不同观点的文章,后来有些顾虑就放弃了。

前天,看到李北方先生的文章也认为张扣扣案的判决事实清楚,使用法律明确,不值得争论,跟我观点相近,可能因为我们都是记者出身,比较讲究客观事实与证据。

这两天,因为有些事耽误了更新,今天就把这事拿出来说一说,因为感觉这事一直会误导很多人,会成为很长时间内的一个重大议题,觉得还是有必要给读者澄清一些真相。

笔者认为,张扣扣为母报仇真的上升不到义士和英雄的高度,张扣扣被判处死刑符合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存在不公。

关于张母致死案当年对王家的判决,笔者看了大量资料,感觉除了经济赔偿确实有点低外(王家当时共承担丧葬费8139.3元,经济赔偿1500元,共计9639.3元。

张家当时要求10万元赔偿),量刑基本是符合事实和法律依据的。

我们先还原一下1996年张母致死案的关键细节。

温州9岁杀童案被杀研究生案宣判 图-5

02.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1996年8月死于与王家的一场邻里冲突之中。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